当前位置: > 读书笔记 > 《质数的孤独》读后感+书评

读书心得

《质数的孤独》读后感+书评

[引言] 1、《素数的孤独》书评在数学中,所谓的素数是一个只能被1和自身除的数。质数很简单,令人耳目一新,但并不常见。也许是..如果你认为它很好,欢迎评论和分享~谢谢你的阅读和支持!

本文《素数的孤独+书评》由书评汇编而成,仅供参考。

1,“素数的孤独”书评

在数学中,所谓的质数是只能被1和自身除的数。质数很简单,令人耳目一新,但并不常见。也许正因为如此,保罗·佐丹奴想到给他们情感内涵。在《素数的孤独》一书中,意大利小说家将马蒂亚和爱丽丝比作两个相邻但从未相遇的“孪生素数”。他们被前面和后面的数字挤得水泄不通,但他们很难靠近对方,显得“可疑和孤独”。

这是一部关于灵魂异化的小说,也是一部关于生命悖论的小说。乔尔·达诺与其说是给小说中的主人公带来孤独,不如说是用锋利的手术刀解剖两个非凡的灵魂,向读者展示青春的残酷真相。

根据弗洛伊德的理论,主人公马蒂亚和爱丽丝显然在童年时期遭受过创伤,这种创伤伴随着他们度过青春期,并作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沉淀下来。至于马蒂亚,那是因为他在一次不负责任的聚会上失去了他的孪生妹妹。至于爱丽丝,她被迫学习滑雪,不小心摔断了腿。她需要一生都带着残疾度过。过去的可怕经历折磨着这两个人的成长岁月,当他们长大后,他们也迷失在孤独中。外部伤口愈合后,爱丽丝变得自卑,马蒂亚变得自闭,正如佐丹奴所描述的:“马蒂亚拒绝世界,而爱丽丝感到被世界拒绝。”

有一天,这两个同样孤独的灵魂因为生命的印记而认识了彼此。这种识别是不可避免的,正如质数在复合数中间总是如此独特。然而,相互承认的必然性伴随着随之而来的悲剧的必然性——佐丹奴深刻理解,两人外在表现的相似性很难掩盖他们本质的不同:虽然他们深深地被对方吸引并珍惜对方,却很难有一个令人满意的和传统的幸福结局。在故事的后半部分,爱丽丝结婚并放弃婚姻几乎是毫无悬念的,马蒂亚不顾一切地回来寻找爱丽丝,但没有回头就又离开了。残酷的命运早已注定:两人之间的本质是疏远。当素数和复合数之间的差别被排除时,素数本身将不可避免地回到孤独个体的现实中,并且不能容纳任何外来的东西。

2,素数的孤独

《素数的孤独》在概念结构上并非绝对新颖,也无法与保罗·奥斯卡的侦探悬疑小说相媲美。前几章似乎看到了村上春树1Q84的影子,但读到最后,有一种沉闷的感觉。这个故事没有起伏,没有激动人心的情节,但是让读者有放下它的冲动。

两条平行线被一些巧合折射和相交,但最终它们是两条不能重叠的分开的直线。我们都有自己的生活和世界。相遇是命运。每个人眼中的人总是那么特别,尽管别人无法理解,但他/她总是那么迷人和独特!

孩子们的无知和叛逆,大人的谨慎和谨慎,让他和她时断时续。没有太多的单词,只有无法解释的意思。他们相似的经历增加了默契和个性。然而,这两个质数毕竟只能被自己整除。两个相邻的质数总是被一个数隔开,这使得它们不可能相遇。它非常无助和遥远。

时间决定一切。当两个不能相遇的质数平行行进并各自拥有生命时,无论快乐还是不快乐,生命都是这样继续的。随着中间数字不时消失,他们会害羞地询问对方的情况,好像他们已经找到了一种模糊的感觉。但是那种会议总是依赖于别人,非常被动。

也许在我们叛逆的青年时代,也有这样一个小男孩引起了我们的注意,但我们注定是两个无限孤独的质数,远远看不到。当他们不再有任何关系时,他们会走不同的路。偶尔,代我问候一下。~质数总是质数~

[/s2/]3。素数[孤独阅读笔记摘录/s2/]

哪个更孤独: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却不爱任何人,还是爱着自己心中的某个人却从未接近爱?

-保罗·佐丹奴的《素数的孤独》

选择在短短的几秒钟内做出,并在剩下的时间内付出代价。
做一个选择需要几秒钟,然后你的余生都要为此付出代价。

-保罗·佐丹奴的《素数的孤独》

选择只需要几秒钟,然后用剩下的时间来偿还债务。

-保罗·佐丹奴的《素数的孤独》

你越老,越觉得孤独是生活的必需品。每个人都很孤独,但在定性序列中却很特别。也许,如果不是特殊的,它也被认为是普通的,或者“普通”是夸张的。我们都是孤独的素数,我们都承受着素数的孤独。

-保罗·佐丹奴的《素数的孤独》

那些我们不爱的人对我们的爱只是肤浅的,很快就会消失。

-保罗·佐丹奴的《素数的孤独》

与人交流是一样的,就像象棋比赛的开始,没有必要是独一无二的,这是没有用的,因为两个人想要达到相同的目的,那么象棋比赛就会自动进行,只有在这个时候,策略才能派上用场。

-保罗·佐丹奴的《素数的孤独》

质数只能被一整除。在自然数的无限序列中,它们和所有其他数一样,处于自己的位置,被前后两个数挤压,但它们之间的距离比其他数要远一步。他们是可疑而孤独的数字。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马蒂亚认为它们非常棒...在大学一年级的一个班里,马蒂亚知道质数中还有一些更特殊的成员,数学家称之为“双质数”。它们是一对非常接近的质数,并且几乎彼此相邻。

-保罗·佐丹奴的《素数的孤独》

世界上多余的东西,无论以什么形式,都与他无关。当这些东西与他的内心平衡和理性判断相冲突时,他宁愿视而不见,轻松地假装它们不存在。如果一个障碍物出现在他面前并挡住了他的去路,他会绕过障碍物继续前进。他一点也不会改变步伐,很快就会忘记障碍。他几乎从不犹豫。

-保罗·佐丹奴的《素数的孤独》

她又带着冷漠的好奇心看着自己的软弱和偏执。这次她完全听凭他们的摆布。不管怎样,她无能为力。爱丽丝警告自己,在某些方面遇到麻烦只会导致徒劳的结果,同时舒适地回忆起自己的少女时代。

-保罗·佐丹奴的《素数的孤独》

质数只能被一整除。在自然数的无限序列中,它们和所有其他数一样,处于自己的位置,被前后两个数挤压,但它们之间的距离比所有其他数都要远一步。他们是可疑而孤独的数字。

-保罗·佐丹奴的《素数的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