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小学生作文 > 《莫洛伊》读书笔记

读书心得

《莫洛伊》读书笔记

在上个世纪,现实主义风靡一时,有许多作品显示出现实主义的意义。不同的作家通过不同的文学形式表达了对现实主义的理解。贝克特也不例外。在他自己的作品莫洛伊中,现实主义的色彩非常明显。但在这部作品中,贝克特以非常特殊的人物和方式,即自我监控、自我寻求和自我认同,掀起了现实主义浪潮。自我寻求可以看作是对过去的记忆,是对自我迷失后的自我审视,是对现实生活的逃避。自我监控往往是在现实不尽人意的情况下的自我保护行为。自我认同是在度过人生的迷茫期后,对过去行为的一种修正。贝克特的文学作品莫洛伊通过莫洛伊和莫兰的一生完美诠释了这三点。

1.莫洛伊:现实中的困惑,莫兰的自我监控和莫洛伊

贝克特对现实有着非常敏感和现实的感觉。在他的小说中,小说中的人物总是困惑,在极度的痛苦中开始自我监控。这种自我监控既是对现实的无奈反映,也是极端压抑下的人物呐喊。在莫洛伊中,贝克特选择了一种独特的方式来体现人物自身的自我监控,即以故事中的人物为主要叙述者讲述故事。在人物的自我叙述中,很好地体现了故事中主要人物的生理特点和自身的情感。

莫洛伊中的人物不像我们平时看到的小说人物。在通常的小说中,人物有特定的生活背景。围绕故事的发展,总会有大量的辅助材料或信息作为人物命运的伏笔。但在贝克特的小说中,这些所谓的重要条件都被忽略了。在莫洛伊中,大部分角色都被虚拟化了,他们没有特定的角色,只有一点,他们都存在于流浪汉这个最突出的形象中。人的内心世界是丰富的,敏感的,往往也是脆弱的。每个人的情绪也是复杂而微妙的。贝克特通过仔细揣摩人物的内心世界来反映时代、深灰和人的变化。

很多人认为莫洛伊的故事不够动人,没有很大的起伏,但很明显,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是这部小说的优势。贝克特本人深受法国战争的影响。因为他亲身经历过战争的洗礼,所以对战争的残酷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在莫洛伊的小说中,贝克特对战争的描写非常细致。故事一开始,他就开始回忆以前在母亲家的一切。这样的回忆是痛苦的。之前的经历并不愉快。莫洛伊本来不想回忆,但是没办法。故事中的另一个重要人物莫郎,与莫洛伊有着共同的记忆,不仅在现实的洗礼下强烈地表现出对现实的无奈和迷茫,而且在这种迷茫下更加自我监控。

〓,莫洛伊:精神拯救,自我认同莫洛伊

贝克特不仅解剖了人物的内心世界,还在精神领域对小说中的人物进行了逐一解构。贝克特试图探索精神领域来警告世界,只有精神上的快乐才是生活的真正意义。流浪的人在身体和物质上没有特别的要求。他们只是游走在不同的地方,不断的追寻,在不同的寻找中安慰自己的心。精神追求,确切地说是精神救赎,不仅是对小说人物的突破,也是贝克特对自己不断审视和要求的结果。莫洛伊反复寻找母亲。母亲虽然是一个特定的人,但“母亲”的含义其实非常多。莫洛伊通过这样的一个行为,安心对于作者贝克特来说其实是一种安心。

一般来说莫洛伊的故事比较简单,结构也比较松散。故事的细节总有一些瑕疵,但这些不会影响莫洛伊成为经典。在莫洛伊中,时间的概念很模糊,主人公对外界的态度很复杂。一方面,我们对外面发生的事情总是抱着MoO的态度,但另一方面,我们总是忍不住关注外面发生的事情。外界的事情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莫洛伊对事物的看法。自我认同是一个人清楚地认识自己时,对自己过去行为的深刻反思。能够自我认同,不仅说明作者对生活的理解不一般,也说明作者对生活有着清醒的认识。自我评价也是对自己行为的重新审视。一个人对自己负责,能再次正视过去,尤其能再次关注过去犯下的错误,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在这一点上,不能说莫洛伊做的很好,但最起码,他的行为很让人敬佩。莫洛伊的自我认同是他自己的行为,但这是出于责任,是与生俱来的本能。

在莫洛伊中,无论是小说中的莫洛伊还是莫兰,自我认同和自我追求都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进行的。这不是贝克特的有意设计,而是故事的本来走向。贝克特不仅遵循自己的思维,还按照事物发展的规律来编排故事。然而,莫洛伊莫郎和莫洛伊却在不断地流浪,不断地寻找精神栖息地和精神救赎。在现实社会中,在各种压力的影响下,人们总是渴望一个没有压迫和痛苦的世界,但这样的世界和这样的社会在现实面前是无法实现的。所以莫洛伊中的人物不断地反思精神领域,不断地自我认同,通过不断的否定和肯定,才能慢慢地清除眼前的迷雾,找到前进的方向。在莫洛伊中,贝克特做了最大最好的尝试。

第三,莫洛伊:语言中的反讽,莫洛伊自我寻求

小说中的语言风格值得研究。语言不仅能体现作家的写作技巧,还能展示作家自身独特的风格魅力。贝克特非常重视语言技巧在作品中的运用。通过分析不难发现,贝克特喜欢用语言幽默来达到自我讽刺的效果。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许多作家善于在语言中使用这种反讽。贝克特作品中的具体人物被刻意模糊,只留下一个相对简单孤独的流浪汉形象。这种在自己作品中的自我讽刺,只是一种自嘲行为,也可以对作品之外的读者起到轻微的警示作用。但这种讽刺往往是通过其他具有一定意义的事物来表达的。读者不能马上读懂这种讽刺,必须仔细阅读才能理解。这种反讽不仅体现在莫洛伊,在贝克特的其他作品中也很突出。贝克特在语言上的反讽,恰恰是贝克特对现实清醒状态的最真实反映。这种反思在莫洛伊中实现,意味着莫兰和莫洛伊在不断地为自己寻求。

自我寻求是很多作家在很多经典作品中涉猎过的主题,但很少有作家像贝克特那样深入研究过。自我寻求是经过长时间的迷茫,自我监控,自我认同,对世界顿悟后的积极状态。在一般的文学作品中,作者的观点和感受是通过特定的人物和人物的变化来反映的。这是残酷的MoMo现实社会环境下人们的普遍行为。在莫洛伊中,主角莫朗和莫洛伊是自我寻求的最佳实践者。虽然他们自我寻求的初衷是寻找亲人,但他们也在追忆和反思自己。他们以流浪者的身份出现。虽然流浪者像浮萍一样,无助,四处流浪,没有固定的地方,过着平静的生活,但是谁说这种看似流浪的状态不是最好的状态呢?走在不同的地方,遇到不同的人,面对陌生的环境,面对不同习俗之外的陌生人,贝克特在莫洛伊的状态不是陌生,而是一种亲近感。这种亲近是因为流浪和自我寻求。

莫洛伊在这部小说中,贝克特以一种不同的方式,以“我”的姿态来看待这些事情,只不过主角们以流浪者作为他们自我寻求的身份。但是贝克特在莫洛伊中反其道而行之,并非没有道理。正是因为贝克特对自我寻求有着最真实、最恰当的感受,所以在莫洛伊中,以“我”的姿态,以第二人称或第三人称的方式叙述故事,更有说服力。贝克特亲身参与了战争的爆发,在战争进行的时候也吃了不少苦头,即使是战后,他也不得不面对亲人失踪的痛苦。所以关于莫洛伊钟莫洛伊和莫郎千里寻亲之旅,他有亲身经历。贝克特融合了这种体验,让作品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每一个停顿,每一个转折点都透露出亲和力,能让读者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