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最后一头战象主要内容好词好句读书笔记 > 《最后一头战象》主要内容、好词好句、读书笔记

读书心得

《最后一头战象》主要内容、好词好句、读书笔记

[简介]读完《最后的战象》,读者邢怀远,浙江儿童出版社(国家优秀出版社)沈西施出版社作者,于2012年11月25日阅读..如果你认为它很好,欢迎评论和分享~谢谢你的阅读和支持!

本文《最后的战象》的主要内容、好词好句、阅读笔记均由书评整理,仅供参考。

评《最后的战象》

读者邢怀远

作者沈西施

出版社浙江儿童出版社(国家优秀出版社)

阅读时间:2012年11月25日

独自阅读

内容摘要

解放前西双版纳有许多大象。大象士兵是和大象战斗的士兵!

1943年,日本侵略者在罗达河边与大象作战。最后,所有的大象都倒在了地上,日本侵略者从罗达河撤退了。

附近寨子的人们挖了一个大坑,把所有的战象都埋在里面,这个坑被称为白象墓。当人们搬运战象时,发现一只名为嘎卡的战象还活着,并把它带回寨子。村民们治愈了伤口,留在曼光村。

我在1969年插队到达那里。三年后,镓羧基变得越来越老。博诺丁说:“嘎-羧基要走黄色的路。”

一天早上,大蒜突然变得非常兴奋,撞上了大象屋。博南丁让我帮他在阁楼上找些东西,最后赌回了他的大象鞍。

ga-羧基在打谷场和村民们告别后,博诺丁对我说:“我们将去大象葬礼上捡象牙,但我们不会捡ga-羧基!”我很开心,心情很好,圆了赚钱的梦![反馈:www.64food.com]

我们带着嘎卡羧基到达了罗达河。它对着一块石头喊了几声。轰鸣声不断地响起。“海龟礁一开始救了嘎的命,”博诺丁说。

嘎羧基出乎意料地来到了白象墓。它在白象墓挖了一个洞,死在里面。“我们是来捡象牙的,新竹大厦的竹建筑会着火,买下奶牛的奶牛也会被老虎杀死,”博南德说。然后我们填满坑,把疲惫的身体拖回栅栏。

作者简介

沈西施,原名沈益铭。他于1952年10月出生在上海的一个阁楼里,从小体弱多病,被剥夺了各种体育奖杯。可以捕鱼、盖房子、耕地和播种。他在水电站当民工,在山村当男教师。他在云南边境住了18年,结婚生子。中国共产党党员。大学文化。职称文学创作二级。1952年10月出生,汉族。1969年,他去云南西双版纳傣族村插队定居。1972年,他被调到当地山区小学当老师。他于1975年应征入伍,并成为宣传部长。他于1980年开始从事业余文学创作。1982年10月加入云南作家协会,1985年被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录取,9月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92年,他被调到成都军区创作办公室。他擅长写动物小说,努力写作来养家糊口,履行一个人的天职。现为成都军区政治部创意室专业作家,被誉为“中国动物小说之王”。小说《火焰》获得了1990年世界儿童文学和平奖。《第七只猎犬》获得中国作家协会第一届儿童文学奖。《狩猎雕刻师的遭遇》获得中国作家协会第二届全国儿童文学优秀作品奖。文章《飞越黑斑羚》(impala flying across)获得了人民文学出版社第一届“中国文学评选”奖。台湾儿童文学学会、民生报、国宇日报、儿童日报和幼儿园教师少年月刊共同赞助推荐书目《全民阅读好书》。《最后的战象》被选为中文教科书。这篇课文讲述了最后一批在抗日战争中幸存下来的战象的故事。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结束,他们再次戴上马鞍,来到罗达河岸,缅怀过去,哀悼战场。最后,他们在“百象墓”旁边挖了一个坑,埋葬了他们的同志,并庄严地埋葬了他们自己。嘎卡(Ga Car)是一只勇敢、善良、强壮、怀旧、忠诚的大象,不珍惜战场上的生命,死后会和兄弟们呆在一起。小说《火焰》获得了1990年世界儿童文学和平奖。《第七只猎犬》获得中国作家协会第一届儿童文学奖。《狩猎雕刻师的遭遇》获得中国作家协会第二届全国儿童文学优秀作品奖。

好消息

西双版纳的傣族人雄伟壮丽。山里到处都是士兵,大海里满是灰尘。轰鸣声震耳欲聋。不可能成为日本侵略者。缅甸罗达河岸上的数百名大象埋葬者正在四处游荡。他们正在享受马鞍和野生牛皮的刺激。马鞍的流苏是英勇的。大象葬礼是英勇的。雨正在劈开沟渠。三圈糯米在哭。象牙聚宝盆礁血淋淋的,战斗震耳欲聋。强烈,强烈,悲壮。鬼神们在为过去哭泣,子弹在战场上雨点般落下

我的看法

这是一个“怀旧”的战争形象。加羧基不得不去几代人留下的大象葬礼,但事实并非如此。我认为它一定不能放弃战争时间,忘记它的战友。它告诉我们历史不能重演,历史不能被遗忘。

这是一个“纯粹”的战争形象。嘎琦的心不是对自己成就的名利或骄傲的渴望,而是并肩作战的战友。他是一个善良的同胞,是一个长期珍视的和平与安宁。没什么能永远持续下去,但我们必须保护我们最珍惜的东西。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拥有心灵的净土。嘎枝比我们更早知道这一点。因此,他有一颗纯洁的心已经26年了。在他给每个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壮举面前,我们都是如此渺小。

这也是一个“忠诚”的战争形象。“忠诚”是因为当它死去时,它会重新戴上大象的马鞍。它希望这是最后一只战象,希望世界永远和平。当我在文章中读到这句话时,“26年后,象鞍已经磨损,看起来仍然高贵豪华,给象鞍的装束增添了一种勇敢和英雄的精神。”由此,我读到了大象马鞍上记载的庄严历史,嘎卡的忠诚,垂死的英雄和宽广的胸怀依然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