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乌合之众读后感 > 乌合之众读后感

读书心得

乌合之众读后感

[简介]第一篇范文:暴民的阅读感受勒庞这个有偏见的暴民无疑是运用你所学知识的典范,其中许多有偏见的词语对我来说都很好..如果你认为它很好,欢迎评论和分享~谢谢你的阅读和支持!

本文《人群书评》由书评编辑,仅供参考。

第一篇范文:暴民的阅读感受。

勒庞有偏见的暴民无疑是应用他所学知识的典范。作为旁观者,其中许多有偏见的话让我很不理智。让我们仔细看看。这个家伙撕下了自称独立精神个体的脸,露出了其中一个暴徒的脸。他的手段不是恶意的。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必须小心谨慎,仔细阅读这个带有许多猜测的群体心理学的连锁作品。

勒庞认为,一群头脑清晰、智商高的人的智力水平会立即大幅下降。理性主导的事物的发展趋势远不如情感的发展迅速。对群体来说,他们只能接受简单和极端的情感,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一夜之间成为神,而另一些人则立即被成千上万的人谴责,并被成千上万的人唾弃而不翻身。虽然勒庞只给出了几个简单的例子,但必须说,这些例子可以支持他的观点跨越时间和空并且存在于生活中的大量例子中。让我们回忆一下45年前发生的神奇历史事件。不,对我们这些当时还没有出生的人来说,它仍然太远了。勒庞毫不怀疑历史是想象和虚构的。仍然与时俱进,让我们来谈谈因为微博而一夜成名的红十字会——或者一些与火车有关的组织(我听说这个组织正在成为一个敏感的词,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这两个机构的危机公关能力明显低于每个人的平均水平。然而,在这两个事件中,相关谣言的各种PS照片被广泛传播。不继续关注这些事件的人可能会把需要验证的事情当成现实,并相信它一辈子。

群体思维理论似乎解释了勒庞的观点,即群体的智力水平远低于个人的平均水平。试图挑战群体思维的人如果没有与对手相比的出色口才和任意性,往往会悲惨地死去。精神贵族似乎不乏雄辩——至少他们独立思考的能力使他们与众不同,但令人遗憾的是,指出这些精神贵族经常对武断持有相当大的蔑视。因此,他们一开始就停下来,因为这样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而碰壁,占了绝大多数。极有可能一些自我吹捧者和煽动者被认定为无耻之徒,他们将打破其他群体的群体思维,但这也意味着他们将被奉献给神的祭坛,成为另一个群体的领袖。不用说,当一个精神贵族不得不承受相当大一部分压力时,从没有人理解到违背自己意愿的言行,甚至还有牺牲部分智力水平的风险,从冷静客观到不可避免的群体极化。

勒庞也认为人作为个体应该被意识所束缚,在群体中,意识回归到身体的深处,整个人被无意识所统治(弗洛伊德至少在这一点上对勒庞表达了高度赞赏,而老福勒对勒庞态度的漂移似乎也反映了不同群体的分离)。无意识是一种简单而粗糙、狭隘而自私的低级意识。为什么人群在群体中更不受约束?勒庞的解释再次精辟地提醒了我两个心理学术语——破窗效应和责任的扩散。打破窗户的效果主要是针对不良行为的示范作用,而责任的扩散选择了袖手旁观,让更多的人在公共场合帮助他人。两者的共同点是,对心脏的道德压力会小得多,因为“有些人和我一样”,从而一次又一次地突破了个人设定的底线。

我不得不承认,这群乌合之众带给我的乐趣远非回顾我脑海中的各种名词。最吸引人的无疑是这本书看似有悖常理的核心内容——所谓的舆论,这可能相当于另一种程度的暴力,而这种暴力比所谓的专制更加隐蔽和深远。

第二篇文章是一篇范文:来自暴民的评论。

勒庞的暴民研究具有共同属性或兴趣取向的群体所产生的群体效应,但没有研究和解释这些群体效应是如何产生共同属性或兴趣取向的。正如弗洛伊德所说:“勒庞的暴民发现了群体效应和群体中可能出现的问题,但没有解释在群体成员之间建立情感联系的心理过程。”

然而,我个人认为接触心理学研究的原因应该是心理学家最关心的,我们作为投资者应该能够直接借鉴和参考勒庞(Le Pen)对已经具有群体效应的群体的研究成果。因为股票市场应该是由具有群体效应的群体成员组成的群体行为表现,股票价格对群体成员起着利益驱动的作用,而股票价格只是少数人,特别是小盘股能够操纵的标志。从这个角度来看,股票市场操纵者可以通过股票价格的表现在股东群体中产生领导效应,从而使投资者在没有理性跟进的情况下形成群体效应。

研究发现,群体效应的共性可以在一个群体中产生,群体中的群体效应可以被激发,群体中的群体效应可以被合理利用。能让企业家事半功倍,让企业中的员工形成一个极具竞争力、凝聚力的团队;革命者如果善加利用,也能让成千上万的人献身于你。然而,如果企业家和革命者激发人性的阴暗面并产生群体效应,那只会让它昙花一现,为历史留下悲惨的一幕。

正如毛泽东以国际共产主义精神为基础,结合中国实际国情,毛泽东思想和符合中国实际的共产主义精神,是当时大多数人的共同愿望,如推翻土豪劣绅,实行土地改革,让农民当家作主。在实践中,毛泽东同时通过军事和政治思想不断贯彻、加强和验证其正确性。结果,毛泽东逐渐在集团中产生了领导作用,集团成员也产生了集团作用,一个头脑一个头脑的局面战胜了国民党的飞机和大炮。同样,10年文化大革命期间发生的历史黑暗也在很大程度上归因于群体效应的极端非理性。

第三篇文章是一篇范文:来自暴民的评论。

《暴民》是法国著名社会心理学家、群体心理学创始人古斯塔夫·勒庞的代表作,最早出版于1895年。这本书对该群体的各种特征及其原因进行了深入而简单的分析。该书分为三卷(群体心理学、群体观点和信仰、不同群体的分类和特征)。它依次分析“群体情感和道德”、“群体观念、推理和想象”、“群体意见”和“群体领袖”。它对社会顺从和过度顺从、单一品味、大众反叛、大众文化、自我被他人支配、大众运动、自我异化、官僚程序以及无意识在社会行为中的作用有着深刻的视角。

这本书在国际学术界有着非常广泛和深远的影响。弗洛伊德曾评论道:“勒庞的书是当之无愧的杰作。他非常微妙地描述了集体心态。”社会心理学家奥尔波特(Allport)评论道:“在社会心理学领域已经写好的作品中,勒庞的《暴民》最有影响力。”社会学家莫顿说了什么?\"勒庞的书影响深远,是研究群体行为的不可或缺的文献.\"像任何学术著作一样,这本书也有它的局限性,比如作者由于群体的非理性性质和表现而对它的蔑视和恐惧。他说:“在群体的影响下,道德约束和文明的思维和情感方式突然消失,原有的冲动、幼稚行为和犯罪倾向突然爆发。”但与此同时,他也认为该集团是一股不可阻挡的力量,因此是世界趋势的领导者。然而,这种内部矛盾并没有减损它的思想和学术价值,而是为后来开启了更深入的研究空。这本书对于我们今天理解和研究各种政治、经济和文化现象仍然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和启发意义。

第四篇文章是一篇范文:来自暴民的评论。

如果我们承认马克思关于“历史是由人民创造的”的论断是正确的,同时承认古斯塔夫·勒庞在乌合之众中所说的“群体是幼稚的、无知的、非理性的,容易在心理学中使用”。那么我们很容易理解为什么有些人总是强调“这是人民的选择”或“这是历史的选择”。

事实上,在读这本书之前,我相信马克思所说的“历史是由人民创造的”。也许我的这种信仰正是乌合之众所说的“无知群众”中被非理性绑架的信仰。因为从历史的总趋势来看,社会国家甚至世界确实在朝着有利于人民的方向发展。这不仅仅意味着“历史是由人民创造的”吗?

然而,事实是,我们在历史上很难看到人民群众对历史的走向有任何明确的自私倾向。这个团体可以支持一个在一定时期内对自己有利的政府。与此同时,由于一些根本无法确定的谣言,它可能会立即将政府赶下台。然而,在历史中对把握历史方向起决定性作用的关键因素不是群众的意见,而是那些能够引导群众保持冷静和清醒的个人或至少一小群人。

没有必要保持清醒。有时这些领导人自己并不清醒。他们可能沉溺于自己良好的政治信仰或宗教信仰。然而,关键是需要这样一个核心“英雄”,才能把所有的信条、概念和信仰转变成一种无法量化的“情感”,最终被“群体”所接受。

根据波纳的理论,当讨论各种因素对群体的影响时,理性是最后一个。几乎没有人能在一个群体中用个人智慧给整个群体的智慧增添光彩。群体智商始终低于群体中每个个体的智商,随着群体中每个个体智商的增加,差距会扩大。

此外,这一现象不仅出现在历史上,甚至在现代,出现在一个民主国家的法院和陪审团中。这种现象也很普遍。在审理了一些案件后,陪审团的个别成员在采访中表示,如果允许他再次选择,他不会给出这样的结果。

尽管庞勒在按各种因素排列群体形象方面并不完全可靠,例如,他把“种族”排在第一位,他也是一个完全的种族主义者。然而,我仍然认为他的声明在某些方面是有效的。例如,教育和理性等因素对群体的影响很小。这个群体总是对最简单、最直观和最情绪化的口号给予积极的回应(不管是支持还是反对),但对冗长的声明给予消极的态度(懒得支持或反对)。

基于这一观点,庞乐还提出了另一种观点:高等教育在一个社会中的受欢迎程度越高,对社会本身的发展就不是一件好事。它甚至可能阻碍社会生产。作为资产阶级心理学家,在这方面,庞斯列在很大程度上是在为当时正在兴起的共产主义运动寻找邪恶的理论支持。他认为是高等教育的普及导致了像马克思这样的“讨厌的人”的出现,然后最终导致了一群工人被“煽动”罢工,最后导致了社会生产的停滞。

撇开阶级不谈,我们可以认为鲍威尔的观点在某种程度上是正确的。在历史上,没有成为大众的门槛,但有成为引导大众的“英雄”或具有负面影响的“反英雄”的门槛。英雄或反英雄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与许多“个人品质”有关,如个人道德情操、教育水平、家庭环境等。随着高等教育的普及,越来越多的人有能力成为“英雄”或“反英雄”。如果在动荡的战争时代这是好事,如果在一个和平稳定发展的社会中成为“英雄”的可能性很小,那么这些人中的许多人会选择成为“反英雄”,并且根据波纳的说法,成为“马克思”。

事实上,由于客观原因,在战争和动乱时期普及高等教育是不可能的。因此,普及高等教育的主张相当于造就* *英雄。

在讨论这一观点时,庞格还准确地预测了一种社会现象:学术歧视。

我们有一个前提,即社会中高层职位总是少于低层职位。我们永远也想不出办法让清洁工必须掌握微积分和概率统计来扫地。

那么如果我们的高等教育只是精英教育,那么只有少数人能够获得高等教育。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数正好等于社会需要的人数。一切都好,社会和谐,没有人会有任何矛盾。

但是如果我们的高等教育普及,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接受高等教育。只有一小部分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能够获得与其知识结构相符的更高职业。然而,绝大多数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不得不在不需要更高知识结构的岗位上与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一起工作。他们一定不愿意,这可能最终导致一些非常严重的后果。与此同时,由于同情,从事较高职业的高等教育将人为地提高那些较低职位的进入门槛,这最终会造成大量的社会浪费,阻碍社会生产的发展。

此外,由于高等教育的相对普及,高等教育将歧视低教育。随着高等教育在社会中所占比例的增加,这种歧视将变得越来越严重。

这两个方面相结合的结果是,高等教育越普及,社会矛盾(高等教育和低教育)就越大,不稳定因素(闲置的高等教育组合)就越多,实干家就越少(缺乏低教育)。

最终,你会发现,事实上,庞勒(Ponler)的理论支持,帮助“资本家”剥夺工人的学习权利,最终会达到完全正确的结果。此外,在他的预测下,我们现在的社会确实在向前发展...

第五篇文章是一篇范文:来自暴民的评论。

最后,花了两个星期才读完古斯塔夫·勒庞的《暴民》。我认为这本书读得相当慢。读完之后,我完全糊涂了。然而,我拿起它又看了一遍。我的心情和收获不同。

这本书是在同学的推荐下读的。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弗洛伊德说:“勒庞的乌合之众是当之无愧的杰作。他出色地描述了集体心态。”从头到尾,我觉得这本书有很多偏见。我可以说我应该是集体主义的支持者。然而,勒庞指出,一旦一个人进入一个群体,他的个性就会丧失,群体的思想就会占据主导地位。这个群体的行为特点是无异议、情绪化和智商低。这完全颠覆了我的想法,集体(团体)远远不是我所知道和接受的。在许多情况下,群体的心理、观点和信仰会让人感到失望和害怕。

在罗伯特·莫顿(Robert Morton)的《勒庞暴民》的得失中,他指出这本书确实对人们对集体行为和社会心理学的理解产生了很大影响。勒庞诞生于大众再次崛起的时代。他对这种现象所包含的危险很敏感,并且用他掌握的心理语言坦率地说了出来。勒庞的思想是超意识形态的。在这本书的各处,他以一种非常简单甚至不合时宜的方式触及了人们今天所关注的一些问题,例如社会服从和过度服从、单一品味、群体反叛、大众文化、自我被他人支配、群体运动、人类自我异化、官僚程序、从自由到拥抱领导人的逃避,以及无意识在社会行为中的作用等。换句话说,勒庞考察了现代人面临的大量社会问题和观念,这些问题和观念使这群乌合之众具有了持久的意义。

群众,暴徒。群体是相对于个人而言的,但不是很少有人能组成群体。一个团体是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组成的团体,他们以某种方式联系在一起以达到一个共同的目标。可见群体有自己的特点:成员有共同的目标;成员有认同感和归属感;组内有结构和共同的值。人口具有生产和维持功能。群体的价值和力量在于其成员思想和行为的一致性,这取决于群体规范的特殊性和规范性。群体中的个体与他人互动,这本身就是一种刺激。个人必然会对这种刺激做出反应,因此当他们独处时会表现出不同的行为模式。勒庞认为,当人们成为一个群体时,他们的感觉、思想和行为会变得与独处时大不相同,群体的智力总是低于孤立的个体。群体没有制定任何长期计划或思考的能力,而孤立的个体有能力支配自己的反应行为(“当人们聚集成一个群体时,降低他们智力水平的机制就会发挥作用”,“从他们成为群体成员的那天起,有学问的人和白痴就失去了一起观察的能力”)。

群体总是被无意识因素所主导。他们的行为主要受脊髓神经而不是大脑的影响。因此,群体是刺激因素的奴隶。群体的特点是冲动、急躁、缺乏理性、缺乏判断力和批判精神,容易受到暗示和轻信。这本书列举了1792年法国历史上著名的大屠杀。当时,在大革命精神的鼓舞下,巴黎成千上万的公民在几天内折磨并杀害了监狱中的1500多名僧侣和贵族,甚至是12岁的儿童。更不可思议的是,在死刑现场,妇女们自豪地看到贵族们受到惩罚。这些普通的店员和家庭主妇都认为他们的正义行为正在摧毁“共和国的敌人”。因此,“一个孤立的人非常清楚,当他独自一人时,他不能烧毁宫殿或洗劫商店。即使他被诱惑这么做,他也能轻易地抵制住诱惑。但当他成为这个群体的一员时,他会意识到数量赋予他的力量,这足以让他想到杀戮和掠夺,并将立即屈服于这种诱惑,意想不到的障碍将被暴力摧毁。”同样,这也可以解释文革期间红卫兵的疯狂行为。他们失去了作为个体的理性,只知道并接受极端的感觉和概念,也服从了使他们失去人格意识的暗示。一旦被激起,他们就形成了一股极其疯狂和可怕的力量。这时,理智完全不知所措。

社会中的大多数中低阶层的人地位低下,心理狭隘脆弱。除了自己的生活经历,他们对一般问题了解不多。他们不区分真假。他们希望听取权威意见。“团体灵魂中盛行的不是对自由的要求,而是成为奴隶的渴望”。因此,这个群体容易受到建议和轻信的影响。他们鼓吹权力和对权威人物的迷信,这也给了领导人利用权力的机会。勒庞在书中解释说,领导者比思想家更有可能成为实干家。他们没有敏锐和有远见的思维能力,他们也不能,因为这种品质让人犹豫不决(我不明白?)(“每个年龄组的杰出领导人,特别是革命时期的领导人,大多是无知的,往往比聪明人更有勇气。过多的智力甚至可能给领导人带来障碍,但对世界影响最大的是智力有限的人。”).然而,领导者将使用断言、重复和感染的方法来影响具有概念和信仰的群体的思想。其中一些效果很慢,但一旦生效,就会产生持久的效果。公众接受的每一个概念最终都会以其强大的力量扎根于社会的顶层,不管赢得意见的荒谬性有多明显。回顾历史,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希特勒的法西斯主义在当时得到德国人民的广泛支持。希特勒也在我的斗争中写道:“这个团体爱统治者,而不是恳求者。他们更容易被不宽容的对手的理论说服,而不是满足于慷慨和高尚的自由。他们不知道如何利用这种自由能量,甚至很容易感到被抛弃。他们既不会意识到对他们施加精神威胁的无礼和无礼,也不会意识到他们的个人自由被暴力剥夺,因为他们永远不会理解这一理论的真正含义。”

勒庞认为,群体产品,无论其性质如何,总是不如孤立个体的产品。在现实意义上,我们应该警惕自己,了解自己,保持个性,成为一个清醒的自由人,尤其是在团队中。

第六篇文章是一篇范文:来自暴民的评论。

很久以前,勒庞预测了当今群体的大部分特征:智商低于群体中的任何个人,换句话说,智商没有下限。“群体总是被无意识因素所支配”,“大脑活动的消失和脊髓运动的兴起”...最后,“群体很容易勇敢,也很容易犯罪”,所有的描述都熟悉吗?。

事实是,这是一个群体时代。为了获得他人的认可,一个人必须首先认同一个群体,不管你是否知道人格和智慧会被抹去。不管这个群体是赞成还是反对,这是一个群体,一个个阵营。某个群体的身份取决于该群体的评论和发表的新闻——至少我认为现在是这样——如微博等。,而事实告诉我们,小组的观察经常被歪曲。正如书中所说,这个群体的情绪既简单又夸张。群体容易受到暗示的影响,这导致了各种各样的阴谋论,因为你不知道它们是被煽动的还是被暗示的。因为前面提到的事实已经被这个小组糟糕的观察和分析能力所侵蚀。如果你没有进入某个群体,你很难知道他们是如何工作的,一旦你进入,你就不能保证你还有智商。

我们总是在同一个组,不是吗?因为我们都有一个阵营,不管你同意还是不同意,除非你对此视而不见,选择一个阵营。那么,另一个阵营出现了。人们总是需要立足之地来生存。团体可以达成或摧毁...

好吧,这只是开始。我不想再重复了,所以我不喜欢写读书笔记。鉴于越来越多的人觉得我们周围的人通常都不平静,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群暴徒。我们应该读这本书,至少现在是这样,看看这个团体到底是什么样的。